绿意乐活裸心

访裸心集团主席兼创始人高天成先生
绿意乐活裸心

裸心集团创始人兼集团主席高天成先生,一直致力于打造一个裸心式的生活方式品牌,让人们重归自然,感受与自然之间的亲密关系。2011年他与妻子成功打造了裸心标志性的度假村品牌——位于莫干山的裸心谷,开创了在乡间探索自然生活之韵的新潮。自2011年开业以来,莫干山裸心谷获得了众多行业殊荣。今年5月,裸心集团旗下又一杰作裸心堡度假村问世。而高天成先生更是将裸心的绿意乐活理念从度假村平铺到了学习与共享办公领域。本期SpaChina采访了这位在中国许久的老外。

 

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在中国打造这样的生活方式品牌?

裸心诞生于10年前。那时候在中国,尤其是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人们极度缺乏可以远离城市喧嚣生活、亲近自然的格调休闲场所。而一直以来,我和我妻子的梦想就是拥有一个能够为人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方式的场所,而回归自然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之一。回归大自然可以让人暂时摆脱都市生活的超重负荷,为此我们打造了裸心,一个可以帮助人们恢复身心平衡,发现真实自我的地方。

 

裸心的主要客户群体有哪些显著特色?

我们的定位主要是面向中产阶级。我们90%的客人都来自长三角地区。近两年,来自温州、宁波等二、三线城市的客人开始多起来了。他们的需求和上海客人不太一样,常常是一大家人一起来。我们也正在尝试去平衡大家的需求。

我们还有一个特点是会议型度假村,所以我们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上海的企业客户。周末、假期以散客为主,工作日以企业客户开会、团建为主。这种模式很好地保证了我们的盈利,是一种更具可持续性的度假村商业模式。

 

作为裸心旗下标志性度假村,裸心谷这些年的盈利情况如何?

到目前为止,裸心谷是中国盈利表现最好的酒店之一,我们每个房间每年收入在100万人民币左右,可以说,论单间房的收益,裸心谷是收入很高的。

 

裸心旗下的度假村为何能比国际知名奢华酒店更具吸引力?

国际酒店集团通常有厚厚的一本项目执行标准和指导,虽然搭建度假村时,框架非常清晰,但也多了很多束缚,少了很多创意。

而在裸心,我们没有包袱,有足够的自由可以去发挥想象,很多点子其实都是来自当地村民的生活。所以,在裸心,客人能体验到一些很特别的东西,比如我们的浴缸都不在卫生间,而是挨着窗边的,你在泡澡的时候,可以感觉更加naked,接近自然。我们还开创了露天淋浴。在裸心堡,我们还有一个有镣铐的地牢房间,现在这个房间特别抢手。

 

裸心的品牌理念是如何在裸叶水疗中体现的?

自2012年开业,我们的品牌文化就是将健康养生融入到度假村的各个层面,当然也包括裸叶水疗。在裸叶水疗中心,客人可以沉浸在大自然中,尽情享受养生的乐趣,重新发觉内心的单纯、童趣和激情。

我们是最早开发出“饮食、运动、水疗”新型三步排毒法的度假村之一。我们的裸心排毒项目包括主厨亲自研发的特别健康排毒菜单和一系列能有效净化身心灵的整合疗法,如莫干山漫步、莫干山骑行以及清晨瑜伽等等。这些简单有效的疗法还会引导客人培养健康的生活方式。

 

中国的自然轻奢酒店市场有多大?

我个人觉得,目前,在中国像裸心这样的亲近自然的格调轻奢度假村的市场还是非常少的,但是未来市场会非常大。因为中国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尽管过去两、三年有很多新的项目出现,但其实这个领域的发展还不是很快。

 

为什么会在中国涉足联合办公这一领域?

我们相信未来的办公室和人们工作方式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想参与到这一变化中。我们看到了度假村和联合办公之间的强大关联性, 也看到了传统意义上的工作、生活界线正在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将逐渐交织融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涉足联合办公这一领域。2015年11月,我们已在上海成功开设了第一家联合办公空间——裸心社,并在10个月里先后开了8家裸心社。目前,市场反响非常乐观。